位置:主页 > 大咖名流 >
晚清首富伍秉鉴:财富占清朝岁入13晚年却跪着求洋人交出鸦片
发布日期:2022-09-21 14:00   来源:未知   阅读:

  从唐代到清代这1000年间,中国的经济中心不断南移,先从关中、河南挪到江南沿海,明清时期又越过五岭到了广东。

  清朝中期开始,在闭关锁国的政策下,广东更是靠对外贸易发展起来,省城广州成为中国对外贸易的“独苗”,是世界级的贸易中心。

  清朝康熙年间,全国关闭国内其他通商口岸,独开“广州十三行”。自此,“十三行”垄断中国对外贸易上百年,给大清王朝解决了一半的关税,还养育出了一批富可敌国的巨贾。

  伍秉鉴在1800年继承家业,成为十三行之一“怡和行”的负责人,伍氏家族在鸦片战争前的几十年积攒了2000多万两白银的财富,是那个时代的世界性首富。

  21世纪时美国人评价史上最有钱的人,中国古代的伍秉鉴、和珅、忽必烈、刘瑾等人并列,而伍氏是榜单里唯一的商人。

  那么在清朝后期,伍秉鉴是怎么当上“广州十三行总商”的?他在当时有多少家底?伍家最后又是怎么衰落的?

  众所周知,随着1840年鸦片战争的爆发,中国被迫打开国门,渐渐成为西方的原料产地和商品市场。

  因为这段历史,很多人以为中国在鸦片战争前完全不和西洋做生意,其实这并不符合历史。

  在1840年之前,中国其实也并非完全封闭,清朝皇帝虽然关闭了北方和江南所有的外贸港口,但是在岭南的广州,还有个“十三行”在和洋人做贸易。

  清朝只留下“十三行”,根本上是为了方便管理。如果开放整个海岸,那不仅走私无法禁绝,海盗也四处为祸,明朝后期就是例子。

  而中国“一口通商”从乾隆22年开始,持续了100年,期间也养育出了一群富可敌国的“行商”。

  伍秉鉴家族便是行商的代表人物,他们家本是福建人,世代以种茶为生。伍家经商起于伍国莹,他是世界首富伍秉鉴的老爹。

  伍国莹曾在广州富商“同文行”潘家里当账房,耳濡目染对外贸易的手段,随后自己带着资本做茶叶生意。

  伍国莹后来开办了影响近代史的商行“怡和行”,还用儿子伍秉鉴的小名,给伍家起了个“浩官”的商名。

  在18世纪末,伍国莹和英国东印度公司做生意,把茶叶出口到西方,赚到了大钱。这个账房出身的穷小子,最后居然成为十三行的一位大亨。

  但是到了1780年前后,伍国莹卷入中外贸易纠纷,蚀了一大笔钱,随后选择退休,把生意交给了自己的二子伍秉钧。

  此后伍秉钧执掌家业20年,奈何在1800年,倒霉的伍秉钧卷入一桩走私案,被朝廷罚款几万银元。

  根据后世的记载,这桩案子是朝廷官员栽赃陷害行商的冤案,但是行商无处申诉,伍秉钧交了钱,一病不起,第二年就被气死了。

  从1800年开始,伍国莹的三子——伍秉钧的弟弟伍秉鉴继承了“怡和行”,成为洋人口里的“浩官爷”。

  伍秉鉴深谙那个年代“官路不通,财路就不通”的潜规则,花了很多心思讨好广东的上下官员,和他们交朋友。

  最后,伍秉鉴甚至自己捐了一个三品顶戴的虚职,尽量用政治权力保护自家的生意。

  当时“印度茶”和“锡兰茶”还没发展起来,中国的“福建茶”是欧洲茶市最大的供应地,每年的产值达到几千万英镑。

  伍家世代种茶,在福建有大片茶田,可“怡和行”刚开始做茶叶时,在“十三行”里并不突出。

  好在“怡和行”家的茶叶质量好,在洋人里卖出了口碑,加上伍秉鉴做生意非常公道,“怡和行”渐渐在“十三行”里做大。

  在1821年道光皇帝登基前,中国南方到处是印度鸦片,从王宫显贵到贩夫走卒都爱抽鸦片,形成了世界最大的鸦片市场。

  当时,在印度收购价仅仅150卢比的一箱鸦片,在广州就能卖出1000卢比的价格。然后鸦片进入中国内陆,一箱最贵达到3500卢比。

  那个年代的英属印度卢比是纯银制造,每一枚11克白银,3500卢比相当于660两白银,况且每次英国人都拉来几十上百箱鸦片。

  为了赚钱,广州的十三行会贿赂登船检查的官员,让他们高抬贵手,以“船舱有死鱼臭不可闻”等理由不进行检查,给走私船一张行商的保证书。

  伍秉鉴和其他行商走私鸦片是不公开的秘密,他在这一时期积累了大量财富,直到1821年道光皇帝下令禁烟,格掉了伍秉鉴的三品顶戴,行商伙同英人走私鸦片的趋势才被打断。

  此后20年,“十三行”表面上安分守己,背地里对于英国人的鸦片贸易依然睁一只眼闭一只眼。

  作为“十三行”的总商,他如果坚决抵制,那英国人怎可能每年靠走私鸦片从中国赚走几百万两白银呢?

  美国哈佛大学至今还保留着很多伍秉鉴和外国商人的信件,这些信件里常提到一些“不可见人的买卖”,其实暗示的就是鸦片。

  在20世纪90年代,美国发现的“帕金斯洋行档案”曝光了伍秉鉴的鸦片买卖,他多次致信给印度的英国人,让他们在糖和盐业之外带一点鸦片来卖。

  这也解释了为什么伍家后来不惜家产要让大清和英国罢兵,他们是害怕战争摧毁了自己的生意。

  根据19世纪末美国人的著作《广州番鬼录》记载,伍秉鉴的全部财产,包括房产、货物、田地、现白银、股票加起来约2600万银元,约等于1800万两白银。

  当时清朝的岁入也就三四千万两,伍家一户行商就能挣1000多万两白银,约占清朝岁入的1/3,富可敌国也不为过,足以证明当时“十三行”的贸易有多火爆。

  而在积累了巨额财富后,伍秉鉴便把总商之位传给了儿子,自己则在背后把控全局。

  此时,伍家可谓进入巅峰时期,其在广州修建的花园占地百亩,形制按照江南园林打造,是广州一大盛景,来华洋人必定来此拜访。

  十三行这么有钱,清政府也不是不知道。可在古代这种专制社会,皇帝为什么会允许伍家这样的巨富出现呢?

  其实清帝之所以放任十三行膨胀,是因为大清帝国也能从其中得到了不少好处,毕竟十三行贸易百年,光关税就收了几千万两。

  作为国家的“官商”,“行商”们得到清廷的经商许可,那他们的财富也必然是国家的一部分。

  十三行本就被称为“天子南库”,国家一有需要,十三行除了交税之外,各商行还要交“捐”,每逢打仗、天灾、帝后寿辰,商人们都要捐款以示忠心。

  “怡和行”在1839年前都高枕无忧,虽然伍秉鉴的顶戴被去了,但他仍然是十三行的“总商”,领导十三行和洋人做买卖。

  1839年,鉴于国内烟土肆虐,国家一片疲敝,道光皇帝派林则徐南下广东“销烟”,十三行的好日子这才到了头。

  林则徐到广州后,让十三行立刻交出和英国人储藏的烟土。伍秉鉴为此去见林则徐,他还以为这位“钦差”是来要钱的,说自己愿意以全部资产报效钦差。

  后来十三行足足交出了1000多箱烟土,可林则徐知道,这只不过是他们生意里的“九牛一毛”。

  十三行的商人们也很冤枉,此时朝廷不知道的是,在广东沿海,走私鸦片已经不是什么见不得人的买卖。

  朝廷命官、广东水师、富商巨贾都在走私鸦片,甚至贩夫走卒都凑钱倒卖鸦片,中国人吸食鸦片近百年,皇帝自己都在抽鸦片,要谈“禁烟”甚至“销烟”,基本是不可能的。

  林则徐逮捕了伍秉鉴的儿子伍元华,说洋人不交出鸦片,就把伍元华为代表的的一批行商处斩。

  伍秉鉴前去官府疏通,结果也被林则徐逮捕,拉到了洋人的“宝顺洋行”外面,说不交出烟土就将他和儿子处斩。

  最终,洋人交出了鸦片,林则徐在虎门海滩将其全部销毁。不想,英国人却以“清政府侵犯英人私有财产为理由”,发动了复仇战争,这就是第一次鸦片战争。

  第一次鸦片战争爆发后,“十三行”积极捐款兴修广州的炮台和其他工事,希望清军能打赢,但最后清军还是不敌英军。

  《南京条约》签订后,中国被迫开放其他通商口岸,统治中国对外贸易的“十三行”也失去了垄断地位,从此开始衰落。

  在那之后几十年,“怡和行”和香港做生意,伍家还是岭南地区的富豪,但是实力上和伍秉鉴时期相比,已经不可同日而语了。

Power by DedeCms